平安大同
s x d t b a . c o m

碩士保安張永輝:不是說讀了書就一定能改變命運

文章附圖

  電子科技大學的一名普通保安,原本是高中學歷,任職期間,一路從??谱x到了碩士。但他現在仍然在做保安。他覺得,有知識才可能改變命運,但這兩者沒有必然的關系。

      2016年6月29日,早上7點,電子科技大學(以下簡稱電子科大)的保安張永輝向領導請了假。他坐上了最早的校車,從他所在的沙河校區出發,一個小時后,到達清水河校區。9點,他要參加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2016級碩士學位授予典禮。典禮剛開始沒一會,張永輝的電話就開始響個不停。

  這是43歲的張永輝第一次穿上學位服,參加典禮。2009年,他獲得學士學位的時候,因為時間關系,并沒能穿上學士服。

  早上10點半典禮結束,他原本打算在今天這個特殊的日子里,和同學老師挨個好好合個影,但媒體記者突然造訪,他不得不匆忙結束拍照環節,以至于現在他翻遍手機相冊,都找不到幾張滿意的畢業照。

  張永輝不是不知道,當“保安”和“碩士”這兩種看似完全不搭邊的身份同時出現在他一個人身上,是件挺新鮮的事。但他也確實沒料到會有那么多人對他感興趣。很快,他就被貼上了“勵志哥”和“掃地僧”的標簽。聽到這些說法,他也就是憨厚地笑笑。他說,自己沒有什么學者夢,也沒有期待靠讀書去改變當下的生活,他甚至沒有想過不做保安。他讀書的動機,聽起來和這個實用主義的時代有些格格不入,“就只是為了提升自己?!边@讓人很難相信,但是看看他讀書前后的狀態,似乎又無法反駁。


感覺沒什么用,又不會漲工資

  在電子科技大學南門,張永輝正在值班。他身穿淺藍色的保安工作服,戴著帽子。正值暑假期間,張永輝的工作稍微輕松些。

  他現在的職務是校衛隊隊長助理兼門衛分隊長,屬于工人序列中的高級工,已經不在門口站崗了,做起了管理工作?!耙郧罢緧?,工作比較單一,算是體力活。相比之下,現在的工作復雜了許多,人員招聘、離職人員手續辦理、隊員工資上報、隊伍的訓練與管理、隊員服裝管理和發放等,都是我的工作范疇?!睆堄垒x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介紹說。

  現在,他擁有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值班室,陳設簡單,一張1980年代的舊沙發和茶幾,一張辦公桌,桌上擺放著他的研究生導師、電子科大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劉智勇的著作,非常顯眼。旁邊的一個透明文件夾里,整齊地收錄著他在電子科大校報上發表過的文章、校報對他的報道,以及這些年他陸續發表的學術論文。

  這一陣,他聽到的最多的話就是“祝賀你”。聽到這些,這個身高不到一米七,留著圓寸頭,有著啤酒肚的保安就會憨厚地笑起來,眼睛瞇成一條縫。

  張永輝并不覺得自己有多勵志,然而他也承認,這個碩士學位,確實拿得不怎么輕松。

  妻子的不理解是他面臨的第一道坎。此前他讀??坪捅究?,妻子都沒什么意見。2013年,他決定報考研究生,妻子第一個站出來反對?!案杏X沒什么用,又不會漲工資?,F在的社會都講關系,學歷好像沒多大用處?!睆膶嵱弥髁x出發,妻子反對的理由似乎很充分。另外,在職研究生上課時間全在周末,他們的兒子正在讀寄宿高中,只有周末回家,張永輝一旦選擇讀研,孩子、老人以及家里其他的大小事情,全都要落在妻子一個人的肩上。讀研兩年,需要兩萬八千元學費,而那會家里因為買房子,欠了不少債,經濟條件并不寬松。妻子在學校做保潔,為了盡快還清債務,總是盡可能多接活。這筆學費開支顯然是個沉重的負擔。

  但妻子說不過他,最后也只好順著他?!拔易鍪裁词虑?,都離不開她的支持?!痹诋厴I論文的致謝中,張永輝提到了學校、領導、導師、同事,唯獨忘記了妻子的名字。后來,提起這些,他的保安同事都在一旁起哄,張永輝的妻子在一旁,沒說話,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      2013年,張永輝第一次報考了電子科大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的MPA(公共管理碩士),英語成了他的最大難題,他下了很大的功夫,最后考了35分,離研究生入學考試英語單科分數線差了五分。

  十個月之后,他第二次走進考場,在200多名考生里,他的筆試成績排在了前30名,當年該學院計劃招生75人,筆試成績出來后,張永輝總算松了一口氣。面試順利通過后,他成了電子科大政治與公共學院的一名在職研究生,研究方向為公共服務和公共醫療衛生管理研究。而且,他的身份更加特殊,他是班里唯一一名以保安職業在讀的研究生。

  導師劉智勇的課每周四節,在周末連著上半天。在劉智勇的印象里,張永輝從未缺過一節課。在職研究生,能做到這一點,在劉智勇看來,實屬罕見。張永輝經常會在課間找他交流畢業論文寫作的問題。

  劉智勇那時候就預料到了,張永輝接下來的論文應該不會讓他擔心。

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